凹叁:GYEPXXCJ

【沙李】组织部是用来干这事儿的?

群里团建联文,第二棒来了!

上一棒 @陆君同✨   团建之前的人员规划要合理

下一棒 @东北府耍刀 


正文:

作为省委各类会议的背景板之一,吴春林一直觉得自己是非常敬业的,会议争斗、明嘲暗讽、阴阳怪气他都不参与,适时汇报几个干部考察,宣读下决定任用情况就算完事儿。

 

今日出门时,等候的专车挡风玻璃前直直落了块新鲜鸽子排泄物,脖颈处忽是一阵凉风直蹿入背,吴春林蓦然拢了拢衣领打了个颤,掏出手机看了下今日运势:不明。

 

何谓不明?即悲乐不明、喜怒不明、祸福不明,阴阳仅以一线为隔,偏差何方暂不可预测。

 

吴春林摁熄手机上了车,看着司机抬起前窗雨刷控制杆,鸽子排泄物在水流的冲刷下被一点点洗掉。应该没什么的,自己就一省委半透明,不贪不怠不违法,怎么着也不会有什么事儿的,吴春林如是安慰,谁知下一秒就接到了省委书记亲自打来的电话。

 

“团建?”

 

带着忐忑心情进到沙瑞金办公室,吴春林自我筛查了一路工作问题的恐慌就被“团建”两字彻底冲散。

 

团建?就,团建?

 

“对,团建。”沙瑞金展颜道,“去年我们不是和市委组织过一次吗?我觉得效果还不错,现在正好一年过去,再来一次团建增加班子成员间的凝聚力和信任度也是有必要的。”

 

说得很有道理。

 

可,这跟自己,或者说跟组织部有甚关系?

 

“春林同志对团建活动有什么建议吗?”沙瑞金似乎并没有打算给吴春林疑惑的机会,接着又道,“作为组织部部长,春林同志应该是很有经验的。”

 

等会儿!经验?什么经验?看田国富和您一起打气球的经验么?省委各项活动组织一般都由相关联部门或是工会负责,哪能因为叫组织部就负责组织活动的?

 

念及此,吴春林忙提示道:“沙书记,省委有专门……”

 

“春林同志作为组织部部长,对党内成员的了解必然是最细的,想来活动组织也不在话下。”

 

“沙书记,组织部不是……”

 

“诶,春林同志不必谦让,党建工作也是我们组织部负责的工作,党建和团建也差不太多嘛。”

 

“是,但组织部真不是……”

 

“我可是很期待春林同志为大家组织一场别出心裁的团建活动。”

 

……

 

好家伙,吴春林这下总算明白沙瑞金就是钦点了自己的,根本不可能逃掉。虽然不明白沙瑞金此举到底藏着何意,但能在省委书记面前表现一次倒也不算坏事,自己虽不是爱表现之人,只是既有了这机会,何不好好把握?不求讨得欢心,求个日后不被抓小辫儿倒也可以。

 

“是是是,沙书记只管放心,一定不会让班子同志们失望。”几番推辞无果,吴春林只得勉笑着应下,果见沙瑞金一脸全盘掌握的表情对自己点头赞许。

 

带着一头问号出了门,吴春林正心下规划着该如何正确揣测省委书记肚里小算盘然后圆满完成任务,身后随之跟来的白秘书一脸了然地掏出一张折叠好的黑色写字纸,“吴部长,这是沙书记让我交给您的,关于这次团建的一些注意事项,您应该懂的。”

 

难道是沙书记给自己的提示?直到白秘书离开后吴春林才打开纸看了一眼,黑色的纸上文字不多,翻来覆去也是看到三个熟悉的名字——田国富、赵东来、陈海。

 

这…这三人有什么共同点么?

 

按省市委分,陈海无论如何入不了这名单;按亲疏关系分,赵东来又显得突兀了点;按等级排名,田国富明显比后两人高出不少。

 

吴春林思来想去没理出头绪,倒是秘书一语点醒迷惑人:田国富代表省委、赵东来代表市委、陈海代表省检察院,沙书记这意思就是此次团建活动人员组织应该包含以上三个单位。

 

这解释似乎没什么问题,吴春林拍拍秘书的肩赞许,“安排下去,省市委加省检的团建方案这两天给我提交上来,时间场地天气活动都提前确定好,别跟去年似的下雨,知道吗?”

 

吩咐一下,整个组织部都围绕着这突然砸到头上的团建活动转了起来。期间田国富倒是打来电话给了些建议,只是吴春林在对方说到“其实打气球真得挺不错”时便毫不客气地挂断了电话。

 

别再提打气球了!

 

组织部虽然不负责组织活动,但真要办起活动来效率也着实够高。

 

一个月后,团建正式来临。

 

活动地点定在了京州市下属一个县的山沟沟里,是不少单位团建的最佳选择点,名叫半田居,活动餐饮休闲服务一应俱全,且有专业团建教练指导,是政府部门领导干部最喜欢的团建方式。

 

对于老干部吴春林的安排,沙瑞金还算是满意,虽然身边冒出的田国富让他的满意度下降了几分,但一个田国富到底影响不了什么,于是满心期待地望着迎面驶来的另一辆大巴车。

 

“达……”

 

沙瑞金和煦的笑容在看到紧跟在李达康身后出现的赵东来和陈海时直接垮到了脚后跟,怎么这俩又来了?还是跟达康一块儿来的?不是交代好了的吗?

 

转头看向同样懵圈的白秘书,后者用力点着头表示自己真的有很好传达沙书记的意思,沙瑞金又眯起眼将目光投向了吴春林。可怜吴春林哪儿能理解沙瑞金内心的小九九,接收到对方的眼神后还特意竖起大拇指表示自己有领悟沙书记的意思。

 

领悟你个铲铲!

 

沙瑞金很想当场把吴春林拉过来告诉他那仨不该出现,可事实既定,他也无可奈何,只能将幽怨地眼神直直投到吴春林身上,吓得吴春林赶紧再三确认活动流程,心道这些不都按照沙书记的意思办的么?怎么这眼神自己这么瘆得慌?好在沙瑞金面上的不快不过一瞬,吴春林也只当自己看错眼。

 

前后几辆大巴全部到齐,约莫百来人的样子。政府团建的活动总是从内而外都透出一股子政治正确的气息,组织部精挑细算的团建教练长得甚是养眼,穿着件紧身半袖将肌肉块尽显无遗,拿着支话筒努力保持镇定地介绍着今天团建的各项活动。

 

活动基本上是最传统的团体合作活动,什么两人三足接力赛、花样障碍跑、你比我猜等听名字就会的小游戏,放松又不失乐趣,莫说年轻一层的小同志,便是老一辈的领导也笑得前俯后仰,笑肌发酸,不多会儿就全打成了一片。

 

陈海几次下来都刚好和李达康分在了一个大组,又偏偏运气好到爆炸地每每都和李达康是合作对象,几场游戏玩下来,他是偶像的拥抱也抱了,偶像的细腰也搂了,偶像的畅然笑意也看了,处事理念也聊了,简直人生圆满稳坐赢家之位。

 

“哥,你一个人坐这儿干什么?”陈海心满意足地走到孤独一人坐在休息区的沙瑞金身侧,“不是我说啊哥,你可真是太爱你弟我了,上次团建就给了我跟李书记交流的机会,我还以为今年没这机会了,谁知道你还是把咱们检察院带上了,谢谢你啊哥!”

 

沙瑞金咬着后槽牙把怒视的目光从吴春林背后移回到了陈海身上,对方刺眼的笑容在今天的阳光下显得更加扎眼,他勉强扯出个笑,“海子,你,开心就好,哈哈。”

 

“开心,真开心!”陈海乐道,“能跟我偶像达康书记一起玩一起合作,我能不开心嘛!”他拍了拍自家忧郁的大哥,“哥你也别摆着架子了,跟达康书记一样去参加参加活动,老一个人坐这儿也难怪人家都不敢跟你玩。”

 

“玩了,累了!”沙瑞金有些没好气,他是不想玩吗?这团建活动还是自己提出来的,虽然目的有那么一丢丢地不纯粹,但说到底也是自己发起的。

 

“我就说你平时健身也没啥用。”陈海抬起下巴指指拉着李达康一起玩“充气碰碰球”的赵东来,“你看人家赵局长,那才是真本事,一撞一个准!”

 

“我怎么就没用了,我这叫内敛!”沙瑞金白眼一翻,一个个胳膊肘都往外拐,本来让吴春林组织活动就是看准了他绝对不可能夹带私货,可谁知搞了半天还是把不该请的人全请了到位。人来了也就算了,可谁又知那教练愣是一次机会也不给自己,每一次分组,都能让自己和李达康完美错过,看着其他人都能跟李达康亲密接触共同进退,就自己老带着一帮拖油瓶跟李达康形成对抗阵营,朝思暮想的人的衣角没摸着已经够颓败了,就连想赢一次欣赏李达康星星眼的机会也让赵东来的勇猛冲得一干二净。

 

生气!明明这该是自己的主场,怎么就成了为除了自己所有人的拉皮条现场了?

 

“不就是之前两人三足输给赵东来了嘛,这有什么好气的。”陈海大手一挥,完美地误解了沙瑞金的意思,“你等我会儿,我去跟达康书记说说。”

 

“你要说什么?”

 

“放心,绝对让你风光一次!”

 

“不是,你到底…”

 

宛如一道微风,陈海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就又回到了团建场地,拉过李达康低头耳语。

 

就算你是我弟也不被允许跟李达康挨这么近!沙瑞金掰着手指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一旁的吴春林擦着冷汗心道不妙,今天一整天下来沙书记就没露出个笑脸,他不觉后背汗毛竖立,难不成游戏太无聊了不合沙书记心意?又或是自己触了沙书记雷点?莫非……沙书记也还是想玩打气球?

 

这边吴春林猜来猜去冷汗直淌,那边沙瑞金却在李达康转头望向自己时笑成了一朵花儿,自带特效的闪闪发亮,也不知陈海那小子跟李达康说了什么,这会儿李达康终于施舍地向自己投来整场活动的第一次对视目光,然后慢慢走向了教练。

 

“嘟——”养眼教练吹响了哨,话筒电流声刺耳过后响起教练略微尖细声音,“大家集合,今天的最后一项活动即将开始,所有人分成八个组,可自行组队。”

 

组队组队,别再提组队了!沙瑞金撇着嘴转过身,反正自己是省委书记,自己说了算,不想参加就可以不参加,任谁来劝都不参加!

 

“沙书记,要不,咱们一组?”

 

身侧响起李达康的声音,沙瑞金条件反射地转过身露出练习完美的笑脸,八颗牙齿不多不少,嘴角弧度恰在其位,连眼角弯起的角度都是精心计算过的。

 

“达康……同志啊,有什么事吗?”矜持,要矜持,要假装没听清等待对方再问一次。

 

“我是问,沙书记您要不要跟我一组来玩最后一个游戏?”

 

“好啊,没问题!”

 

去他的“谁劝都不参加”,沙瑞金带着一圈的特效小花花跟李达康走到了场地中心,至于什么游戏他根本没在意,跟李达康一个组了玩啥不都是玩么?

 

“大家分组听我指令,”教练声音混着电流一同传出,“确认每组人数在10到12人之间,人数不宜过多过少。”

 

李达康顺着指令点了下自己组里的人,沙瑞金、自己、陈海、赵东来、省委食堂几个、市委办公室方主任一群等加起来13人,“好像,多了个人。”

 

多了个人?沙瑞金撇过头看一眼陈海,后者心领神会突然蹲下身子抱住膝盖,“哎呀呀呀,我头疼我得去休息会儿,你们玩。”

 

海子,哥决定把你放出黑名单!

 

“人数确认完毕后,组内成员手拉手围成一个圈!”

 

拉手?沙瑞金努力压下快要冲破镇定面具的狂笑,抓住右侧李达康伸来的手,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至于左边到底拉的是谁他根本没在意。

 

“围成圈后,大家尽量不要拉的太开,保证身侧队友跟自己的距离不要超过三十厘米。”

 

这教练怎么突然开窍了?沙瑞金握紧李达康的手将距离缩小到指定范围。

 

“好,听我口令,所有成员向左转!脚尖贴上前面一人的脚后跟处。”

 

左转?事情的发展似乎有点混乱。沙瑞金听令左转,望着面前横向面积大于自己两倍的背影发呆,这背影有点熟悉。

 

“全体成员曲膝半蹲,”教练声音适时响起,“然后坐到各自身后成员半曲的膝盖上,将你的全部重量交予身后之人,不要因为害羞妄图悬空半蹲而坐,你绝对承载不起前面一人,甚至是队里所有人的重量的。”

 

?!坐…坐…坐下去?

 

身后可是李达康啊!且不说自己害羞与否,就是对方那细胳膊细腿儿的样子怎么看都不敢毫无保留地坐下去啊!

 

再说了,让李达康抱自己算怎么回事?这教练脑子瓦特了吗?为什么不向右转,让李达康乖乖坐在自己腿上这种好事除了团建活动,还能有其他机会吗?

 

沙瑞金还在兀自纠结该怎么坐时,李达康倒先给了主意——

 

“沙书记,”李达康轻轻拍了拍自己大腿,对着沙瑞金笑眼弯弯,语气坚定,“来,坐。”

 

什么情况?这股子温柔又霸道的Alpha气场是怎么回事?李达康你拿错剧本了吧?

 

身后问题还未解决,前方宽阔的背影又转过了身,沙瑞金这下总算想起了那背影为何眼熟,是每天在省委食堂都要打上照面的掌勺石师傅,一个身高体重均为180的自来熟老好人,“不好意思了沙书记,您担待些。”

 

没给沙瑞金留点准备时间,石师傅一屁股坐上沙瑞金的腿,带着队里所有人的重量,毫无保留,全力以赴。

 

沙瑞金一瞬间连自己因何在此都想不起来了,腿上中重量犹如泰山压顶一般,承载着超乎预期重量的半曲双腿开始打颤,哆哆嗦嗦地向主人发出抗议。

 

其实只要沙瑞金坐上李达康的腿,圈内的力就会达到一个平衡,每个成员所承载力量是平均的,这本是个关于信任和团结的团建常见游戏,可满心只有李达康那双腿的沙瑞金偏就过不去那道坎儿,小心翼翼地虚坐上李达康的腿,沙瑞金只能祈祷这游戏快些结束。

 

“把你全部的信任交给身后同伴,要相信他给你最安全的保障,”教练继续说着游戏规则,“现在每个组都已经坐好,我们来看看哪一组能坚持的时间最长!”

 

坚持?

 

沙瑞金欲哭无泪,在度秒如年的坚持中,半曲的双腿早已失去了知觉,眼前一片花白,耳旁万籁俱静,天地间仿佛只剩了自己一人,以及腿上那存在感极强的千钧之力。为什么要团建?自己不过是为了增加跟李达康接触的机会才组织了团建,可结果如何?田国富打气球打开心了,陈海跟偶像聊兴起了,赵东来魅力完美释放了,吴春林组织能力展示了……而自己却只能被迫承受11人的重量,还是半蹲的!

 

哎……果然目的不纯总是事与愿违。

 

眼前开始上演走马灯,就在沙瑞金认为自己下一秒就会原地晕倒的时候。

 

嘟——”终哨响起。

 

如陈海所言,沙瑞金的确在最后一个游戏中风光了一次,毕竟被一堆人搀抱着起身、按摩揉腿、还差点做急救措施这种待遇还是很少有人能有的。

 

但至少,赢了啊。

 

呵呵。

 

之后的晚饭时间,沙瑞金彻底地没了朝气,蔫巴巴地坐在一旁上演真·老年疼痛文学。

 

第二次团建,失败。

 

 

 

后来的后来,虽然沙瑞金并为对吴春林的态度有所负面转变,但后者思来想去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做得不好,整场团建气氛活跃,参与度高,教育意义明显,怎么看都是场完美的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团建。

 

怎么沙书记就是不满意呢?

 

「所以,沙书记为什么不怎么开心呢?」

 

「吴部长,您别多想,沙书记还是很满意的,只是…」

 

「只是什么?白处长你说。」

 

「也没什么,只是当初我交给您的那张名单您似乎没看。」

 

「我看了啊,写着几个名字,我这不都安排上了吗?」

 

「……吴部长,您还记得那张名单是用什么纸写的吗?」

 

「什么纸?不就是一张黑色的纸吗?」

 

「是,所以,那是一张“黑名单”。」

 

「……」

 

吴春林慢慢放下手机,深深吸上一口,保持着微笑,气沉丹田,“我早说了组织部就不是用来干这事儿的!!!”

 

【白秘书工作日志】

 

10月27日。

团建总结:顺其自然,下次记得带护膝。

团建黑名单: 沙瑞金 (突然发现只要沙书记不参加其实什么事都没有)

 

【李达康日记】

10月27日。

 

团建虽然挺浪费时间,但偶尔出去玩玩其实也挺好玩的,陈海这小子也挺有想法,不愧是沙书记的弟弟。

 

只是没想到沙书记的胜负欲这么重,不过几个小游戏输给了东来而已,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生闷气,还好最后一个游戏赢了,要不然还不知道怎么哄回来。

 

不过,生闷气的沙书记,还挺可爱的。

 

还有,原来沙书记看着壮实,体重却那么轻,看来也是常常加班饮食不规律导致的亚健康了,有机会跟他分享几个养胃小妙招吧。


——END——

评论(29)
热度(207)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故阎而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