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叁:GYEPXXCJ

【沙李】鬼压床(下)

说了是小甜饼就是小甜饼的,应该也算是开脑洞的一篇文了,还是老味道的故爷!


前文指路:【沙李】鬼压床(上) 


正文:

“你是那个卖菜的老人!”


李达康绝想不到竟被人一路跟到了家,还顶着杏枝的脸跟他共处了几个小时,明明睡觉之前都还是正常的杏枝,是何时被取代的?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李达康僵直着身子尽量往远离“杏枝”的另一边挪去,他目前不能确定眼前此人究竟是鬼怪所幻化出的形态,还是依旧借用着杏枝的身体。身侧并无任何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的工具,李达康慌乱间指尖摸到了喝空的药瓶,这东西虽然对保命无用,但至少可以分散些那鬼的注意力。...


【沙李】吻痕

抽空摸个解压沙雕向甜文⁄(⁄ ⁄ ⁄ω⁄ ⁄ ⁄)⁄不正经,超级不正经!接受不来作者放飞自我风的就去找《对象》看,不过我更得慢,哎嘿嘿(不害臊式叉腰)


正文:


震惊!京州市委书记李某康颈侧惊现神秘吻痕,究竟是宝刀未老喜迎第二春还是放浪形骸密会一夜情,今天,本台记者带您探寻独居八年离婚半年欲求不满之李书记的吻痕之谜。


先来看看事情起因,据京州市委相关人员介绍,日前,具体时间可追溯到三天前,市委书记李某康照常乘坐专车前往市委办公楼进行办公,一个上午的常委会,所有与会常委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李书记颈侧的不知名红...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捌)

私设:大同世界,找不到对象?没关系的,国家包分配啊!

前文见合集~


正文:

捌·他倒是真寡情


沙瑞金不否认,他此次来吕州调研,一半是考察基层干部,另一半就是想要从易学习口中了解些李达康的过去,他未曾参与的、一片空白的过去。


他很清楚,二十多年前,李达康的性子就是执拗倔强的,别看他平日生活不爱说话,真要辩起来还真没人能说得过他,那时沙瑞金只宠着不与他论,只要算不得大事,他都听李达康的便是。


所以当易学习道出金山修路事件时,沙瑞金竟也觉得在意料之中了,李达康那样的性子,若是没人拦着极易惹出乱子,而易学习和王大路绝不是能压得住...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柒)

私设:大同世界,找不到对象?没关系的,国家包分配啊!

此章走剧情了,因为一章写不完,所以分了两章,但下一章啥时候出来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问啊


正文:

柒·实名举报


吕州月牙湖的风景其实算得好的,湖上惠风和畅,水波粼粼,四周翠山环绕,乔松林立,远离城市的清新让人心生欢愉,如果忽略西岸那座堡垒一般的美食城的话。


游船开得远,沙瑞金顺着易学习的手大概也能估算出这座美食城的排污量,几十万平的占地,又落在月牙湖边,能有多环保呢?


“所以人都说,赵家公子是发在咱们吕州。”易学习苦恼地摇着头,又指着湖边一侧的别墅群道,“沙书记您看...

【沙李三周年24h|10:00】叠梦

* 上一棒: @且月橘柚 

* 下一棒: @穆逢春 

* 写在最前:众所周知,我是写不来刀的,人工制糖厂嘛,一个清明清晨的小日常,尽管看绝对不虐(◐‿◑)


正文:

一清茶,一方桌,一藤椅,一曲咿呀小调。


窗外雨落未停,淅淅沥沥打在抽出新芽的嫩绿上,雨丝如雾,化作纤细指尖,抚过逐渐苏醒的万物。老人探起身微微伸长了脖子,这个角度望去,可以清晰看到宽大树叶上的瀼瀼零露,一颗追着一颗地簇拥往下坠去,侧耳间,似还能从规律节奏的雨落声中听得几声落珠的清脆,和着身侧老旧收音机里断断续续的唱曲儿,为这静谧祥和的清晨绘上一...

【沙李】别人家的孩子

预警:非典型性沙李!都是我瞎扯!各种私设!权当平行世界!就为了发糖!您酌情观看!(˶‾᷄ ⁻̫ ‾᷅˵)


正文:


你是否经历过被别人家孩子支配的恐惧?


李达康咬牙瞪着指挥下一步工作的沙瑞金表示:他不只是经历过,还在一直经历,且将来都会继续经历!


从小就生活得挺滋润的李达康,父母双职工家庭,又是独生子,条件算得优渥,加上他自小便长得乖巧漂亮,成绩优异又懂事听话,自然是街坊邻里口中的“别人家的小孩”。表扬的多了,李达康难免会有些飘飘然,虽是面上不会表现,但心底总是觉得自己比其...

一茶,一酒,一清明。

沙李还在,你我亦在。

还是十点的老故哦(˶‾᷄ ⁻̫ ‾᷅˵)你们说我这制糖厂会发刀吗?


随便嗑嗑请勿上升主博:

沙李清明24h一宣


霁日园林好,清明烟火新。

以文常会友,唯德自成邻。

沙李三年,最幸福不过,你未走,我还在,你乍到,我初来。


参与人员名单:

零点@成瑾 (文)

一点@一只豆角 (文)

二点@早晚秃头的会计狗 (文)

三点@姚敬生 (文)

四点@陈隋 (文)

五点@蓝色马克思 (文)

六点@陆君同✨ ...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陆)

私设:大同世界,找不到对象?没关系的,国家包分配啊!

前文自己找找哈~


正文:


陆·我当年眼光这么差?


也许沙瑞金还真没说错,像李达康这种凡事都要亲自操心的市委书记,迟早有一天能给累倒。


小金的假期并没有结束,期间还给李达康打过几次电话说是事情比较麻烦,尽量会在假期结束前赶回来,李达康两眼冒花地看着眼前一桌的文件和身侧替班的秘书小刘,心里呜嗷叫着“小金你再不回来你亲爱李书记就要气绝身亡了”。


两眼冒花可真不是李达康瞎说,他现在总觉得眼前一切事物都在打转儿,仔细想想这几天熬夜熬得确实厉害,他唯一一次赶在零点前入睡还...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伍)

私设:大同世界,找不到对象?没关系的,国家包分配啊!

前文合集自己找找呀~


正文:


伍·把衣服脱了!


手环上的两颗心自出现后便再未消失,李达康花了一晚上的时间研究怎么关掉显示,又用一个晚上研究如何不被沙瑞金发现地偷看他的手环,最终结果是显示关不掉,显示也看不到。


那晚从陈岩石家回来后,二人都心照不宣地不再提起过去的一丝一毫,除去夜晚避无可避的同床共眠,其他很多时间两人连话都说不上一句,偶有的几次交流还都关乎工作。李达康倒是放松了很多,虽说跟沙瑞金说话时总免不得犟上几句,但至少在这家里没之前那么约束了,说起来,沙瑞金的生活习惯自律到...

【沙李 | 10:00】官逼同OR同逼官

* cp:沙瑞金x李达康,全文1W+

* 上一棒:  @錦衣夜行 

* 下一棒:  @山海 

* 观前提示:文中包含要素较多,仅为玩梗不上升任何人事物,祝看文愉快(˶‾᷄ ⁻̫ ‾᷅˵)


正文:


(可见置顶)


———END———

第一次参加活动联文,有点小开心,多谢各位关照~


1 2 3 4 5 6

© 故阎而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