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叁:GYEPXXCJ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拾肆)

依旧是没有沙李的一章_(´ཀ`」 ∠)_

下章沙李应该能上线了,同时上线一个新角色(大概)新角色跟老沙有关系。


前文:你戳我就知道了嘛 


拾肆·疑团


市局申请介入邬炎举报一案的文件批的很快,市局跟市纪委进行了一次简单的交接,确定了方柯和简文的所有对接合作事宜,鉴于简文还在永兴区收集证据,方柯也需要继续追查剩余4万余元补偿款的去向,所以决定等进一步拿到证据后再对邬炎进行三轮调查询问。


说到邬炎,这人倒是随遇而安,在纪委待了些日子竟还开始适应了。


负责邬炎在纪委日常生活的女孩叫做焦雨,...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拾叁)

故:因为要走剧情所以很多情况下是没有沙李出场的,就不带tag了,后续也可能会有很多章节无tag,想看沙李的就蹲tag,看剧情的就自己找找吧。

另:本章略长近万字,我懒得分章了,下一章依旧是走剧情。


前文:忘了剧情的戳我 


拾叁·迷雾


“智滨,你这下盘不稳攻击太弱防御不行!”


随着赵东来的一击钳腿,宋智滨下盘一晃应声倒下,“嘭”的一声趴在地上听了半天耳鸣,待眩晕消散后才晃晃头龇牙咧嘴道:“赵局,您能别老把拳击赛打成体术格斗吗?太阴了!”


“在我说比赛的时候有说一定是拳击赛吗?”赵东来用牙咬开拳套看着瘫在地...

【沙李】一夜

“国富同志,我要坦白!”


一早出门时田国富的右眼皮就在疯狂跳动,虽说眼睑痉挛算作常态,但心里总还是被“左眼跳财右眼跳灾”的俗语束缚,不求平静无澜,只求事儿别太难。


可任他千算万算也算不到捅事的人居然是沙瑞金。


嗯,就是那个汉东省委书记沙瑞金。


“你,沙书记,您想坦白…不是,您有什么工作指示尽管说。”田国富起身欲倒茶,却被沙瑞金反手拉住,后者面色不佳地摇摇头,看来这茶是省了,可这事儿麻烦了。


“国富同志,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沙瑞金张张口,又狠叹一声,“哎…这事儿真还不太好说。”


您就算不...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拾贰)

文有私设,没必要较真,看个乐子好了。

前文合集自找。


正文:

拾贰·沙瑞金,你是我心底的矛盾


要不是楼道实在太黑,李达康确实也不想让沙瑞金陪自己上去。指端温度传递,李达康恍然想起了多年前跟沙瑞金在一起的日子。


李达康一直觉得,爱上沙瑞金是他的命中注定。


说得俗套些就是黑暗的人生总需要一束足够明亮的阳光来刺破照耀。


沙瑞金就是李达康的光,明明是性格完全相反的二个人,一次相遇一次意外,便生生被绑在了一起。沙瑞金的温暖来得太过迅猛,太过直白,直打了李达康个措手不及,让他来不及竖起牢固的心墙便堕落沉沦。或许...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拾壹)

前文戳:拾———壹 


正文:


拾壹·双规


杨颂云被带进市纪委的当天下午,经京州市委会议研究决定,由市委宣传部统一发布“京州市永兴区委副书记、区长邬炎接受审查调查”的通报信息。


不管后续事件如何进展,至少这一通报能很大程度上压下网络的负面舆情。


很多时候,民众要的就是政府的一个态度。


作为事件的风暴中心,邬炎从一开始就完全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似乎整件事的主角并不是自己一样,他只是个事件的旁观者,配合市纪委做一次调查而已。从被带走接受调查到今天,这已经是邬炎在纪委后院楼待的第五天,没有手机,...

【沙李】矜持

沙瑞金和李达康在一起了。


不算多大个新闻,毕竟省市委一群吃瓜群众每天都在讨论这俩啥时候公开,甚至在脑内已经帮这俩完成了结婚登记同居亲亲我我的各类剧情。倒也不能怪大家脑补过多,受害者田国富推了推墨镜表示罪魁祸首就是那俩。


可任他人联想众多,李达康却是小心翼翼提着一颗心维护这段夕阳恋情,他的前半生得到了很多,却也失去了很多,爱情、亲情、友情似乎都跟他相克,让他总也抓不住。但沙瑞金出现了,这男人将他缺失的一切一点点填补进来,静谧夜晚的相拥而眠,下班回家的守候等待,工作中的志同道合,李达康必须承认自己已经深深陷入这个男人带给他的温暖和心安。


幸福太...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拾)

emmm…事实证明,两个月不动这篇是错误的!我真的不会写了_(´ཀ`」 ∠)_且看且珍惜


前文:玖(壹到捌也在里面) 


正文:


拾·我的过去你从不曾参与


小金被带走已有两天,因为其市委书记秘书身份的问题,李达康自然是要回避些的,他不是初入江湖的毛头小子,非要明着暗着参与案件审理,事情完全定性之前,他必须静观其变,绝不给任何人诟病自己的机会。


在这污洋浑水中蹚行,一次细微的差池便可失足落下,莫说兼顾拉扯他人,便是保住自身都已是不易。


期间张树立和赵东来倒都有打来电话似有若无地提过...

【沙李】红线

预警:无剧情,纯属一时脑热就开写。520没赶上,这不还有521嘛~~不过对沙李二人来说,每一天都可以是“520”!


正文:

自打有记忆开始,李达康就能看见左手小指有一根短短的红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就那么安安静静地被系在小指上,不痛不痒毫无知觉。


最开始红线并不长,大约就几厘米,末端像是被虚化了一般看不太清,李达康试过解开红线,偏那红线能看的,能摸的,却解不的。随着年龄的增长,红线也慢慢变得更长了,从一只手能攒住的长度变成了可以在手腕处绕上一圈的长度,李达康想着这红线要是再无限生长,以后岂不是会干扰日常生活了?


于是懵懂的李达康去问了母亲,母亲笑着告诉他那红线每个人都有,...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玖)

私设:大同世界,找不到对象?没关系的,国家包分配啊!


快一个月没更,我知道你们都记不得前文了,毕竟我自己都忘了,所以给你们贴个前文地址哈:                     


正文:

玖·金杭苇,请跟我们走一趟!


举报事件交由市纪委全权负责,赵东来也就没把太多的精力放在事件本身,几起相似的自杀案如今根据举报来看,应是确定与谋杀无关,...

【沙李】专职记者

写在前面:我也不造我写了个什么_(´ཀ`」 ∠)_写完这个准备好好开写《对象》了,不能坑!不能咕!


正文:

我是一名记者,只跟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的专职记者。


当然李书记的专职记者并非只我一个,只是我是负责图片的那一位,文字和视频会有其他记者负责,但偶尔也会有需要我写通稿的时候。


在成为李书记的专职记者前,我也只是个普通记者,跑着各种各样可大可小的时政或是社会新闻,后来在一前辈的指导带领下我逐渐成为了书记的专职记者。


说到拍照,众所周知镜头的成像总比实际的自己要难看几分,摆拍都容易扭曲变形,就更别说我...

1 2 3 4 5 6

© 故阎而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