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叁:GYEPXXCJ

最长咕了305天哎!不愧是我!(叉腰

不是我今年就写了三篇吗?!我明明记得自己码了很多字的说,字呢?去哪儿了?

哦,今年是21年,我码了很多字的时候是20年……

算了,那就敬即将逝去的啥也没干的21年,迎接不知道会发生何种变化的22年啊,干杯!

【康权】后知后觉

  • 我流康权,甜饼一块,ooc预定。

  • 依旧国际三禁,切勿上升真人!!

  • 不是第一次写,但却是第一次用这号发,担待担待。

  • lof不做人,它不让我发


正文:

匆匆忙叼着吐司面包从车里跳下,朱广权两手不歇地盲系领带,正不正已经不能保证,能像个样地绑上就不错了。嘿!说得好像平时系正过似的。


说起来都怪康辉。明明就是他给自己临时安排的代班,却又在自己赖床时毫无愧疚地纵容自己多睡五分又五分,结果就变成了现在这样,也不知道一块吐司能撑多久。


下次还是信闹钟吧,康辉不靠谱。


“广权儿等等。”身后停好车赶来的康辉提了点音量叫住百米冲刺...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拾捌)

前文:上一章 

友情提示:记不住人物和前情提要戳我 


正文:

拾捌·或许,可以试试


接到赵东来电话的时候,李达康正艰难地从沙存志和陈岩石的拉锯战中脱身,沙瑞金早先接了电话逃荒似的窜了没影儿,而没有了沙瑞金的帮衬斡旋,李达康实在拿两位老人没有办法。


手机那头的拨号人也不急,静音状态下震动了很久后,李达康方寻了处幽静的角落接了电话。


“李书记。”


与前几日完全不同的语气状态,不过一句问候,李达康便已了然,眉间倏然一展,“结案了。”


“是。”赵东来略显轻快的声音传到李...

关于记不住《对象》角色这件事

我很抱歉(´ཀ`」 ∠)_因为我太咕了


【《对象》人物角色简要介绍】

(有超多私设,文章故事的发生背景设定是2017年,但从古至今都是大同世界)

李达康:49岁,汉东省京州市委书记,沙瑞金前夫,离异老男人一枚

沙瑞金:54岁,汉东省委书记,李达康前夫,离异老男人一枚

沙存志:沙瑞金亲小叔,原北京军区司令员,上将军衔

陈岩石:沙瑞金的资助人,前汉东省检察院常务副检察长

赵东来:汉东省京州市公安局局长

张树立:汉东省京州市纪委书记

田国富:汉东省纪委书记,沙瑞金曾经的大学同学

吴春林:汉东省组织部部长

王永照:汉东省京州市民政局局长,沙李第二春之红娘...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拾柒)

咕咕说:小伙伴们圣诞快乐🎄时隔两个月,对象来了。依旧是不打沙李tag的一篇,万余字都是前面剧情的结案,沙李几乎没有,想看沙李发糖还得下一章,咕咕笔力不够,多多包涵。


前文回顾:不记得剧情都怪咕咕 


正文:

拾柒·跪过一次,第二次就不怕了


沙存志多年养成的生活习惯不因地域改变,晨练回来看到沙瑞金捂着脖子从书房出来,惊讶之余又露出十分的鄙视,直看得后者浑身发虚反思自己疏忽了锻炼。


“丢人!”


丢下一句让沙瑞金不明所以的话,沙存志拂开沙瑞金径直入了房间。


丢什么人了?沙瑞金揉着落枕的脖子,...

【沙李】组织部是用来干这事儿的?

群里团建联文,第二棒来了!

上一棒 @陆君同✨   团建之前的人员规划要合理

下一棒 @东北府耍刀 


正文:

作为省委各类会议的背景板之一,吴春林一直觉得自己是非常敬业的,会议争斗、明嘲暗讽、阴阳怪气他都不参与,适时汇报几个干部考察,宣读下决定任用情况就算完事儿。


今日出门时,等候的专车挡风玻璃前直直落了块新鲜鸽子排泄物,脖颈处忽是一阵凉风直蹿入背,吴春林蓦然拢了拢衣领打了个颤,掏出手机看了下今日运势:不明。


何谓不明?即悲乐不明、喜怒不明、祸福不明,阴阳仅以一线为隔,偏差何方暂不可预测...

【沙李】当一方吃醋

当系列第四篇,全员ooc预警。激情码字,错字一堆,大家包容。

前篇:当一方变得特别粘人 

当一方记忆受损 

当一方是H文写手(惨遭屏蔽)


正文:

part1、当李达康吃醋


谁都不知道,沙瑞金和李达康之间,一直都是李达康主动的。

从初见到相谈,从一个班子里的同志到一个屋檐下的爱人,李达康把沙瑞金牢牢锁紧自己封闭的内心,不容他挣脱一分。

李达康喜欢沙瑞金,在意识到自己对沙瑞金抱有不一样的情感之后,他不曾恐慌,反而期待。他向来是敢于主动出击的先手,机会需得自己抓住,所以他主动请缨给沙瑞金做向导,诚心诚意地检讨自己的失误,一针见血地指出京州懒政的...

【沙李】交换

那啥,合志文,有点玄乎风(


正文:

“你真的决定好了?”

“是。”

“不再考虑?”

“不。”

“你可知,出了这个门一切皆不可回头。”

“我知道。”

“如此你也愿意?”

“愿意。”

“好。”

“等等!”


全身筋络骨骼似被打断重接了一般,冲顶的疼痛撕扯着病床上意识模糊的人,四肢百骸仿若有千万虫蚁嗜咬,又有炎火烈扬,大大小小的神经都在极力运作,告知大脑如今这具身体正经历的一切痛苦。视觉全然封闭的李达康几欲睁眼,却是徒劳,他看不到现实世界,入眼不过是闪着灰色光斑的黑暗。

发生了什么?

想不起来,唯一残存的只有源自身体的撕裂叫嚎。

“很奇怪……未有……清醒……我...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拾陆)

这更新频率我自己都吓着了!

前文:不戳打pp 


正文:

拾陆·你是他的坎儿


饭桌上沙存志和陈岩石闹得更欢,此二人的恩怨情仇李达康不了解,也不想了解,他只希望这俩老祖宗别再比着往他碗里夹菜了,他是真的吃不了。


“怎么?在北京招人嫌了,待不下去了,想来我们京州避避?”陈岩石丝毫没有放弃阴阳怪气的说话方式,“京州可比不得你们北京,你这软塌子坐久了的人别被我们的硬板凳硌伤了屁股。”


李达康鲜少见到陈岩石这一面,认识了小二十年,他见过陈岩石各种性子,今天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般幼稚孩子气的模样,不由也有些好笑。...


【沙李】对象国家包分配(拾伍)

emmm…lof不让我发,故故好难_(´ཀ`」 ∠)_


前文戳:你当真不点? 


拾伍·哟!还没死呢!


焦雨进屋送茶的时候,简文正给邬炎看桌上的照片。


屋内气氛有些压抑,焦雨偷偷看了眼工作中的简文,然后明白了屋内压抑的源头,果然刑警就是刑警,跟他们纪委的调查人员就是不一样。


许是焦雨眼神太过炙热,又或是她停留的时间过长,方柯拍了拍焦雨的手臂,眼神示意她赶紧出去别妨碍办公,后者鼓着嘴退向门去,临关门时,她又感受到邬炎那带着温度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


真的不是自己多心吗?...

1 2 3 4 5 6

© 故阎而判 | Powered by LOFTER